logo
唯佛宗世界人乘佛教

奇异世间

畜生转为人

笔者于公元一九八三年的冬天,三个月之内,有几对夫妇,带着他们认为无药可治的问题儿子,到道场来礼拜文殊师利菩萨,求聪明开智慧。

据第一对夫妇说,他们九岁的独生子,已经上学,看起来很聪明,就是不专心读书,经常会爬上同学们的课桌上玩,老师劝他不听;曾好几次上课铃声响了,还在讲台上学作孙悟空,老师实在没有办法,乃劝家长带去好几家大医院检查,但又查不出身体上有任何毛病。

在道场的客厅里,孩子仍然不停的搔首弄足,一直想攀登高处。我说这个孩子没有疾病,观其习气,断定他是猴子转世,孩子一听说是猴子转世,更故意装出一副猴像,我叫他父亲摸摸他的脊椎骨,才发现尾骨突出约五分,断是猴子转人,乃要他带孩子皈依三宝。

第二对夫妇带他的次子来时,只见这个瘦弱的孩子,两手往前后左右伸缩,有时以手作摇物状,据他父亲说,这个孩子真奇怪,经常觉得自己居住的房间太小,要跑到露天的庭院,舒展筋骨,十一岁了仍读不好书,上课就不专心,常以口咬人,亦经本省很多医院检验,总查不出病因。

正好端出一盘花生招待他们,孩子见花生尚未摆在桌子上,就走近以手抓花生,且吃花生的动作,活像猕猴。我说医生既然查不出毛病,可免吃药了,要忍耐好好的照应这个孩子,可能前世你们夫妇都与猴子结了缘。

孩子的母亲,似有所忆的说,当她怀这个孩子时,经常作梦,都梦见猴子,有时还梦见猴子关在大铁笼子里,莫非这个儿子就是那个猴子转世来的!在场听说的人,都说这个孩子,实在有些像猴子。

第三对夫妻带着他们五岁的孩子到道场时,孩子看起来很精灵,不像有病的样子,其实看了许多医生,都说没有毛病,只是看起来精神不集中。据说从小抱在怀里,只想往大人的肩上爬;因为有以上两次的经验,笔者率直的告诉他,莫非你这孩子也是猕猴转世来......。

由于这几件事,使许多在场目睹的信徒啧啧称奇。

到了今(一九八四)年的二月十日,在台湾有好几份日报都同时登载一则“长尾巴的婴儿!”或“男婴长尾巴”的新闻报导,说:“马来西亚一位十七岁的母亲,去年底生下一名男婴,该男婴有一条七点六公分长的尾巴,她的母亲希望这条尾巴是一个吉兆,能带来好运。”(美联社传真照片)

在各地的人们,看到这一则奇闻的人太多太多了,笔者曾接到各地的信徒在电话上都说:“师父!六道轮回的事,实在是千真万确的啊!”

附图片以资证实:

又在一九八四年五月十八日台湾的联合报第五版,发现同样的新闻,标题为“十岁小妹妹,长出小尾巴”,其报导如后:

[七股讯]十岁的苏碧珠小妹妹,臀部长出“尾巴”,而且继续在长大,目前已有五公分长。她的家长曾带她求医,有的医师说应切除,有的则说贸然切除可能会导致小儿麻痹症,她的双亲不知如何是好。

住台南县七股乡槺乡村三邻廿九号的苏碧珠是苏家长女,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她母亲苏黄燕雀说,苏碧珠出生时臀部就有“尾巴”,当时还不到一公分长,原以为是个肉瘤,因此没有介意,没想到越长越大,现在直径已有两公分多,长五公分,她忧心如焚。

苏黄燕雀表示,苏碧珠从未为“尾巴”叫痛,行动与其他小孩一样正常,但智能较差,且平日自卑感很重,有一段时间无法控制便溺,因此不敢去上学。

她说,她曾带苏碧珠去求医,结果有的医师说贸然切除可能会导致小儿麻痹症,有的说手术费要十几万元,她因家境欠佳,只好任女儿的“尾巴”继续长下去。

据槺乡村长陈满荣和竹桥派出所了解,苏家没有恒产,苏碧珠的父亲苏金藏和卅六岁的叔叔智能都不足,她的七十三岁祖母行动不便,一家七口全靠患心脏病的苏黄燕雀做杂工维持,三餐都成问题,实在无力送苏碧珠去割除“尾巴”,亟待各界共伸援手。(附图二)

由以上的报导,更足以证明佛教轮回之说,确切可信。

谁说地壳不会变

顷接一位读者来信说:

圣开法师您好!

本人是一个不迷信的读者,曾奉读尊述“佛说弥勒下生经白话讲”,第四十五页一段说道:“那个时期,地球经过了许多变化,山河石壁,悉皆消灭,东西南北,处处呈现出数千里的大平原,极为平坦整齐,到处都有自然的乐园,土地肥沃,种植稻秧的水田,看去一望无际,田水映天,如明镜一般的清亮。所产的稻谷及一切农作,连年丰收,仓库盈满,四季如春,风调雨顺,百花开放,万类和宜,产物丰美,果实甘甜,遍地出产自然粳米,没有糠皮,滋味香美,自然成熟,不炊可食,人食长寿,不饥不渴,百病不生,毫无疾苦。”这些话,我都相信,因为弥勒降世,是人间净土已成;我所疑问的是,山岳真的会变成平地吗?我再查考大藏经弥勒下生经原文,竟说那时的海水减少,呈现陆地,这更使我奇怪佛经此说,有何证明,让我相信,敬希覆示为祷。

第读者廖明贵

我的回信是:

明贵先生:

来函敬悉。佛教有“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这三句话,怀疑才是追求真理者应有的态度。佛陀所说的,乃是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以后的预言,叫我如何证明呢?关于地壳会变之事,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故自古中国即有“沧海桑田”这句话;这些事实,研究地质学的专家们,没有人敢否认这一事实,兹抄民国七十(一九八一)年五月二十八日自由日报第七版一则新闻报导,题为“沧海桑田的见证,由海底到高山,贝壳化作纹石”,你看过之后,谅必心中的疑问,自然可释,对于佛经所说,自可深信无疑。此祝平安。

圣开 覆

附抄报原文:

[埔里讯]乘车循中埔公路在北山坑站下车,沿着南港溪河床逆流而上,你会发现有许多花纹美丽的石头,错杂在石头峥嵘的河床,而当你拾起这些外表特殊的石头,详加检视时,必会讶异石头上美丽的花纹,竟然是由许多贝壳嵌镶组成的,而且它们并非蛤蜊壳,而是生长在海洋的贝类躯壳。为何它们会出现在海拔九百公尺以上的南港溪,而不是在海边呢?因为它们是在为沧海变为桑田的历史事实,作无言的见证的“海贝化石”。

(北山坑的化石,见证了沧海变桑田的历史事实。)

本省在亿万年前,只是一片浩瀚无际的沧溟大海,后来由于地壳发生遽变,才由太平洋的海底浮现于水面,变成一座岛屿,这些海贝化石也因此而由海底“迁居”到崇山峻岭上,默默的为本省由海洋变成陆地的事实,作积极的见证。

除南港溪以外,海拔更高的姑姑山--昔日因宝藏风云而名噪一时??也曾发现过海贝化石,但南港溪的数量最多。(以上系抄报原文)

一桩轮回转世的铁证

在这个大宇宙间,众生无始以来,轮转于“天道、人类、阿修罗、鬼神、畜生、地狱”这六道之中,叫“六道轮回”,此乃天经地义的事实,但世人多有不明因果,不信确有“轮回转世”之事。

以科学求证的观念,于公元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二日,台湾的中华日报有一则标题为“甘迺迪在西德转世”的新闻报导,十年以来,亦经常在报章杂志上看到谈论此事,兹将静云先生所译的事实抄录于后,以资佐证。

“贾桂,贾桂 ……”三更半夜,在床上狂喊贾桂名字的人,并非欧那西斯,而是西德曼汗市的七岁孩童??约翰;他所狂喊的“贾桂”便是已故甘迺迪总统夫人--贾桂琳。“又来了……”听了约翰少年的狂喊后,诺贝特.修拉夫妇从床上惊起,如此嘀咕着,且在一旁发楞,他们怀着一种莫名的恐惧,看着自己可爱的亲生儿。“贾桂!回来!贾桂……”天真无邪的脸上冒着湿湿的汗珠,约翰少年痛苦地浑身扭动。现在的约翰少年被认为是七年前为暴徒暗杀身亡的美国已故总统甘迺迪的转世人物。

一九六九年六月,约翰少年在幼稚园里,老师耶鲁沙.贝鲁哈姆小姐,叫他画一幅自己家园的画,当时五岁的约翰画了一幅完全不同于他现在住家的画,而是一幅很大很大的白色房子,且坚称这便是他的家,绝没说谎。老师忽然想起,这张画的房子,好像是美国白宫。

耶鲁沙小姐于访问诺贝特 × 修拉夫妇,报告那张画时,又听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约翰少年三岁时,他家里诞生了一位弟弟名叫耶利克,约翰少年一见弟弟便指着他叫道“詹姆、詹姆”,修拉夫人告诉约翰说:“约翰,他不是詹姆、詹姆,他是耶利克。修拉。”可是约翰少年固执地叫他弟弟:詹姆、詹姆。耶鲁沙小姐说:“詹姆、詹姆,是甘迺迪故总统儿子的名字。”当时修拉夫妇听了又吃了一惊。

头部中弹处有一点光秃

耶鲁沙小姐,有一天端详约翰,不禁惊叹其貌酷似甘酒迪。约翰诞生的时间是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的晚上,九时四十八分,当时正是美国时间正午十二时四十八分,距被暗杀实际时间--十二时三十分仅差十八分。耶鲁沙小姐终于在约翰头上右侧发现了小小的光秃,那里正相当于甘迺迪中弹之处。修拉夫人听到这些话之后,又说出冥冥中符合的下一段话:约翰在生日宴会中常会哭诉头的剧痛。耶鲁沙小姐听到修拉夫人这么一说,便带着约翰访问感应学研究家H.N.巴涅鲁耶教授,接受他的指点。

“这是谁?你可认识?”巴涅鲁耶教授拿着欧那西斯的相片,问着约翰,不料他抢过相片“帕拉”一声撕成两半。(当时欧那西斯与贾桂琳在订婚中)这位教授试问他有关白宫的内部情形,说也奇怪,约翰竟惊人而正确的说出一切。当然他的双亲未曾对他谈过白宫的事。谈话中约翰提到林肯的名字,教授问他是不是指林肯总统,他说:“不是,是在隔壁办公室的林肯夫人。”后来经过调查才知道,那夫人便是甘迺迪总统的秘书耶维林.林肯夫人,没有错。

以后约翰还说出更奇怪的事。“一女孩把写好的纸条递给我看,我便说很好、谢谢。我问一男孩有否消息,他便跳到床上,对着我的耳朵细语,然后那男孩翻滚在床上,四脚朝天,大声欢笑。”这一幕情景,正是甘迺迪总统生前与他的女儿卡罗莱茵、儿子詹姆嬉戏的景象。

此外,约翰还说出贾桂琳睡觉前的习惯--将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放在床脚的一端。如此,约翰的奇闻日见增多,终于在一天夜里大叫大喊:“贾桂!回来!”那时正是贾桂琳与欧那西斯新婚时期。巴涅鲁耶教授这么说:“我无法不如此下定论,约翰少年便是甘迺迪总统的转世。”(本篇取材自女性自身)(以上系抄报原文)

人死神识不灭

佛教特别强调,世人的贪、嗔、痴是三毒,我们每天展开任何报纸,世间几乎都是这三个字在制造新闻,这三毒中的愚痴,也叫做邪痴,又谓之邪见,就因没有正知正见,为邪所迷,所以就作出愚痴的行为来;过去有了痴邪的因,今世必得痴邪的果;今世有了痴邪的因,来生必应痴邪的果,因果关系,如影随形,如响应声,是不能分离的。

尤其是社会上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为了贪欲,男贪女爱,在大马路上走路时,拉拉扯址,搂搂抱抱,简直失去了一个人的独立人格,如此还不荒唐,最荒唐的,竟有男女在鬼神庙或是情人庙里去发痴愿说:“我俩发愿永不分离,今生若是不能作夫妻,但愿来世变为空中的比翼鸟,今生不能共穿连裆裤,但愿来世变成连理枝。”其实他们那里知道,如果真的变成了连理枝,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笔者在最近几年来,收集了世界上有关连体肢的新闻报导和图片,转载于后,以供参考,如果青年男女们要在今生来世好好的做一个健全康乐的人,千万不可再发这种痴愿了。

一、伊朗双生子

报载:“一对四岁的伊朗双生子,紧贴在一起,最近抵达法兰克福,他们准备前往波昂,接受分割的手术。”

二、连体婴儿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一日自立晚报第二版载:“国立台湾大学医院的一位护士,于前天把一对出生三个月的连体双婴抱在怀里,这对连体双婴,是被他们父母所弃,而由该医院的特别婴儿室予以照顾,这对婴儿胸部相连,在台湾尚属首次见到,医生们极其关切这对婴儿的未来”。(合众国际社传真照片)附图一。

三、连体女婴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联合报第七版刊载,大字标题为:“连体女婴行动不一致,护士照顾特别伤脑筋”,小字标题是:“能否动手术,医师尚未断定,获免费优待,善士送牛奶”,报导说:

[本报记者张俊毅台南专访]正在省立台南医院接受治疗的连体女婴,外科主任石庆裕及主治医师刘荣展昨(廿一)日拍摄Ⅹ光照片检查连体构造后,还无法判断连体女婴脊髓神经、大肠、膀胱及尿道是否共体,因此也未决定是否动手术治疗。

这个连体女婴,反方向腰椎骨接连,同一个肛门,虽然生殖器同时会排泄尿水,所以膀胱和尿道是否共体,医师表示怀疑。

四十七岁的曾姓妇人,是第九胎才产下这个连体女婴,第一胎到第八胎都很正常,第一胎女的已二十四岁,第八胎男的已八岁,连体女婴于十六日凌晨也很正常生产,是曾妇在家里请助产士接生的,使医师们感到意外……。(张俊毅摄)附图二。

四、剖腹而出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中国时报第七版载:

[大甲讯]大甲镇元吉妇产科,于昨(二十二)日为一产妇剖腹接生连体女婴一对。

五、双头乌龟

不但人类有连体婴,其他的动物,也有连体婴,在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一日的自立晚报,同在第二版除了上述的连体婴儿外,又报导外国一则连体双头乌龟的事实如下:

“九岁的薛蜜丝,正在喂食罗捷斯手中所拿的,世界唯一珍物双头乌龟。罗捷斯于上月三十日曾在纽约,为五十一名少年男女举行一次万圣节派对。薛蜜丝在一年一度的万圣节烹饪比赛中,胜过了一群小鬼,而赢得了第一名,因此,她被获准喂食此世界上最珍奇的小动物。”(合众国际社传真照片)。附图四。

六、连体小猪

一九七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国时报有一则连体猪的新闻报导:

南州:连体小猪,出生三天,仍然活动自如,引起数千民众前往围观。住在南州乡寿元村胜利路二十九号农民潘唱,家中养有一头母猪,前天生出十八只小猪,其中有两只身体连在一起,有两个头四只耳朵,却只有一个嘴巴,而六只脚两个尾巴。(汶芳国摄)附图五。

七、双头牛

一九七七年五月十六日的中国时报第六版,有一则“双头牛,购自南越,死十年,睡态酣然”,其新闻的事实如下:

南市“双头牛”已是罕见,死后犹栩栩如生,更引人好奇。台南市民黄宗林藏有此“珍”本!连日来闻风前往观赏者不少。

民国五十七(一九六八)年间,黄宗林以新台币四万元的代价向来往越南等地的某船员购来,当时这只“双头牛”出生甫满月,不想只养了十七天因“水土不服”死亡。在他而言,实舍不得将它埋葬,适有精通岐黄之术之友人,赠予“秘方”,嘱他泡浸三昼夜后捞起,将可保存五十年而不烂不腐!说也奇怪,“双头牛”虽经药浸而僵硬,却根毛不脱落,“睡”态酣然。图文:谢鈞智

我们看完了上面这些报导,有很多的感慨,因为佛教是讲六道轮回因果报应的,这些痴男憨女发了来世愿成连体肢的痴愿之后,不但生为人身而得连体之报,就是生于畜生道中,也会有连体乌龟及连体猪之报。当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善恶都因众生之身、语、意三业所感而成,前世心中所愿来世结为连体肢,出之于口,并请神灵证明,其愿不虚,必然实现。但请发痴愿的男女青年们,要看报纸上有关连体的新闻报导,将为社会带来了多少的麻烦,希望起快信佛学佛,开智慧,利人类,不要再发痴愿了。

为什么会有人面蜘蛛

住在附近村庄上的几个国中学生,曾于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拿一张同月六日台湾的中国时报,到道场来见我,并指着第七版一则“人面蜘蛛”的新闻与照相图片问道:“老师父!世间为什么会有人面蜘蛛?”

我接过报,仔细的看,‘嘉义:市民王茂勋,日前捕获一只怪异蜘蛛,其背部酷似人面(见图),邻近民众竞相前往参观,称之为“人面蜘蛛”。

王茂勋是于四日上午,在其嘉义市民国路一一四巷卅五号内喷洒杀虫剂,该蜘蛛逃出隐蔽地方死亡,王某发现其背部竟有眼睛、鼻子、嘴巴,与人面相似,大为惊奇,邻里知悉,纷纷前往参观。

目前,该“人面蜘蛛”用酒精浸泡,存放于民国路九十四巷六十五号廖文鼎家中。’(以上系抄报原文)

看完以上的图片,随即到书柜里找出一本“佛说十善业道经”,我说这是佛陀到龙宫对龙王等讲的经,因佛知龙王心中生起一个疑问,为什么世间一切众生都有不同的形象?所以佛就对龙王说:“一切众生,心想异故,造业亦异,由是故有诸趣轮转。龙王:汝见此会及大海中,形色种类,各别不耶!如是一切,靡不由心造善不善身业、语业、意业所致。”将这段经文指给学生们看,他们好像似懂非懂,又问:“那蜘蛛为什么会有人面呢?”

我说:“就因为世间有一种人,好逸恶劳,不肯辛勤劳动,而以不正当的思想,运用其巧妙的设计,布下了天罗地网,以种种坑人的陷阱,使人上当,自投罗网,而丧失了财产、身体或生命,这个大坏人,以静待动,坐享其成,而达到了自己不法的目的,这种人死了之后,一定会堕入蜘蛛道中,但因怀念人生之可贵,变了蜘蛛,背上还要带个人的假面具,你们知道这种恶有恶报的道理吗?这就是万法唯心所造。”

学生们点点头,表示他们已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面蜘蛛的道理。